【綜合報導】纏訟已十六年的蘇建和、劉秉郎、莊林勳被控殺害吳銘漢夫婦案,高等法院昨進行再更一審宣判。儘管律師團上月特別請國際刑事鑑識權威李昌鈺博士 返台,李提出對蘇建和等有利的多項新線索,但法官並未採信李昌鈺證詞,將先前被判無罪的三人改判死刑、褫奪公權終身。這項改判,讓曾被收押十一年、四年前 才重獲自由的三人,當場呆坐在被告席。

官司拔河 從生判死
對於證詞未被採信,人在美國的李昌鈺博士昨晚接受TVBS電視台越洋電話訪問時平靜地說:「尊重法庭判決。」不過他也說,不管是他個人或是台灣人民,聽到有人被死刑,應該都高興不起來。

蘇建和當庭痛哭難立
合議庭三名法官是依強盜殺人罪將三人判死刑,但三人被控強制性交部分(強姦吳銘漢妻子)則獲判無罪。審判長官有明宣判後,蘇建和一度痛哭到站不起身,三人直問旁人:「那是要收押嗎?」但合議庭並未裁定收押。
三 人步出法院時臉色凝重,蘇建和以顫抖的聲音說:「我被冤枉了十六年,父親已經用生命幫我平反,我一輩子已毀了一半,但我對自己很有信心,因為我從來沒有犯 過罪、殺過人。」莊林勳則質問:「證據是司法的基礎,但今天司法放棄基礎,這樣算是什麼樣的司法?」劉秉郎一直嘆氣、搖頭不語。
相較於三人強忍悲哀,蘇建和的母親大喊:「我兒子的青春都已經過了,這樣的判決是黑白判!」劉秉郎的母親走出法庭時情緒崩潰,一度昏倒在地。
蘇友辰、許文彬、顧立雄等六名蘇案義務辯護律師,聽到三人被改判死刑後,反穿法袍靜坐高等法院門口抗議「司法有罪、天大冤枉」。蘇友辰含淚哽咽地說:「司法不敢面對真相,以刑求逼供的自白判三人死刑,是全民無法接受的荒誕裁判,絕對抗爭、上訴到底。」
蘇建和三人被控與王文孝,於一九九一年三月間,侵入台北縣汐止鎮(現為市)吳銘漢夫婦的住宅強盜,並將兩人亂刀砍死。王文孝因是現役軍人,隔年被依軍法槍決,蘇建和等三人雖然一路被判死刑,但三人堅稱是因被刑求才自白犯案,人權團體十多年來一直為三人奔波,試圖翻案。
由 於全案一直沒有直接證據,歷審都是依被告自白判案。蘇建和三人一九九五年二月被判死刑定讞後,檢察總長陳涵破天荒替他們提起三次非常上訴,律師也多次聲請 再審,甚至馬英九等四任法務部長,都認為全案尚有疑點,一直未簽決執行死刑。直到二○○○年五月十九日,陳水扁總統就任前一天,高院裁定全案再審,高等法 院並於二○○三年元月,將三人改判無罪,當庭開釋。
全案被最高法院發回更審後,律師團自美國請來李昌鈺,希望他能否決法醫研究所對蘇建和三人不利 的鑑定報告。李昌鈺今年五月四日上法庭作證時認為,從死者身上的傷口看來,有可能只有菜刀一種兇器,且無法排除僅有一人犯案的可能性。但合議庭認為,李昌 鈺對法醫研究所的刀痕鑑定方法並不了解,且是依當時現場照片即做鑑定,但照片並不足以重建現場。因此合議庭根據法醫研究所報告,認定全案是「三種凶器、兩 人以上作案」,根據鑑定報告和蘇建和三人自白改判死刑。

死者子:不覺得高興
當年才六歲的吳銘漢之子吳東諺現已二十二歲,他因患杜顯氏進行性肌肉萎縮症,全身癱瘓萎縮,家人表示他是因看到父母遭殺害後的慘狀才患此病。吳東諺昨躺在 床上看著新聞報導宣判結果,平靜地說:「法官怎麼判就怎麼判,對於這個世界,可能有三個人(指蘇建和三被告)會去死,我也不覺得高興或怎樣。」他還以陳幸 妤咒罵公公趙玉柱為例說:「前幾天有人在電視上很大聲地罵她的公公,要他去自殺,我沒她那麼誇張吧,不需要叫誰去自殺,或詛咒要誰去死。」

蘇建和案所創司法紀錄
1.檢察總長提出3次非常上訴。
2.最高法院1995年判決死刑定讞時,所有刑庭法官破天荒以研討會名義對外公布意見,以駁斥「法官誤判,司法殺人」的質疑。
3.死刑定讞後延宕最久未槍決個案。(從判死刑確定到裁定再審,經歷5年3月)
4.蘇建和之父病危時,在押的蘇建和獲准返家探視,為全國首例。
5.首件被告遭判死刑定讞後獲得再審個案。
6.最高法院承審再審抗告案時,首度要求5名承審法官都必須閱卷、撰寫判決要旨。
7.三被告再更一審被判決死刑後未遭收押,為死刑犯未收押首例。
創作者介紹

含羞草的天空

dalwin12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